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永平:从教语文到研究教语文

——“懒”老师的阳光语文

 
 
 

日志

 
 
关于我

高永平,罗田县教育局教研室。湖北省优秀教师,教育科研之星、学术带头人,黄冈市优秀教师,黄冈市高考命题研究专家。在省、国家级专业报刊上发表学术论文160余篇,,主编有《黄冈兵法》《龙门新教案》《高考阅读应考策略》《新教材解读》《魔法语文》《能力培养与测试》《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中国现代诗歌散文欣赏》等。

网易考拉推荐

纪念苏轼贬谪黄州935年  

2015-04-12 22:06:33|  分类: 魅力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梦笑释千年惑

——纪念苏轼贬谪黄州935年

纪念苏轼贬谪黄州935年 - 高,实在是高 - 高永平:从教语文到研究教语文


    伊汉波

    星辰一眯眼,935个年头就过去了。登上黄州栖霞楼遥望西边天际,苏东坡那留给历史的气场,可谓是星光猎猎,风流呼呼。但青山依旧在,长河落日圆,那“多情应笑我”背后所遮蔽的许多疑惑,也历历在目,晃动人眼——

    贬谪黄州:是因木秀于林,还是自恃才高?

    苏轼二十一岁进京应试,以《刑赏忠厚之至论》一文获欧阳修赏识,称其:“他日文章必独步天下。”一时间,天资高妙,过目成诵,出口成章,名动京师。于是,自命不凡,四处涂鸦为人作批注。殊不知,见不尽者,天下之事;读不尽者,天下之书;参不尽者,天下之理。上至天文地理,下至鸡毛蒜皮,谁能全知?可苏东坡一见王荆公“咏梅”诗中写有“吹落黄花满地金”,就称其胡说八道,老昏了头:“秋花不比春花落,说与诗人仔细吟。”以常理,黄花即菊花,开于深秋,其性属火,敢与秋霜鏖战,最能耐久,随你老来焦干枯烂,并不落瓣。王安石岂不是“江淹才尽”?可世间事也有特例。一年后,当苏东坡在黄州定惠院观菊时,发现满地堆金,枝上全无一叶时,方知自己遭贬谪的真正原因了。还有一次,当王安石托他索巫峡之水治痰火疾时,他却取了下峡之水以糊弄之。须知,这三峡上中下分别为瞿塘峡、巫峡、西陵峡,位置不同水性也不一,上峡水急味浓,下峡水缓味淡,唯中峡之水不急不缓不浓不淡,正合治痰火。王荆公见了他送来的水,一语道破:“今见茶色,这是下峡之水。”东坡听后,惊出一身冷汗。

    有才之人,其性大多喜爱讥讽,言语锋芒毕露,苏东坡尤为明显。司马光祭典仪式一完成,大伙要去其家吊丧,程颐以孔子“是日哭则不歌”拦住大家。后大伙认为这并不代表“歌则不哭”,解释解释也许就没事了,可苏东坡却偏要予以嘲笑:“这是枉死市上的叔孙通制订的礼法。”不经意中,与人结下梁子。更要命的是,一次国家忌日,众人到相国寺祷佛,程颐要求食素:“礼法:守丧不可饮酒吃肉。”这只是要求,在场也确有人不赞成。其实,说说也就过去了,不料,东坡再次发飙高喊:“支持刘家的人露出左臂来罢!”他自比汉朝太尉周勃,却把程颐比为吕氏乱党。这不明显是要在同事间搞起一场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他给皇上写《湖州谢表》,汇报思想与工作情况,本来只是官样文章,措辞标点,例行一下公事不就得了,可他偏要才华外露,带出个人感情色彩,说出自己“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之类太不适宜之话。伸出辫子让人抓:“愚弄朝,妄自尊大”。其罪把牢底坐穿不算过,而贬谪黄州,算是给了他天大的面子。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年少得志,本就让人羡慕,却又仗着才高八斗与皇太后撑腰,四处张扬,焉有不被人嫉妒与修理之险。中国有“四不可”传统:“势不可使尽,福不可享尽,便宜不可占尽,聪明不可使尽。”看来,“聪明而懵懂”,到什么时候都是应该记取的啊!

    才薄青云:是因性情颓废,还是天意使然?

    “乌台诗案”后,苏东坡可说是:“生的伟大,活的憋屈。”既憋屈,就好好夹着尾巴做人。可这等才俊,不写不画不昂首喊出:“江山风月,本无常主,闲者就是主人”,心里绝不安逸。更何况性情中人,好酒好色好抒怀,且歌且赋且自乐。这就给人以强烈的形象反差:一边意志消沉情绪低落,一边骨傲气骄高贵优雅。这或许就是文学的力量所催生出的一道奇观。

    苏东坡,有夜游饮酒嗜好。一次在黄泥坂,他见“西邻耕牛适病足,乃以为肉。饮既醉,遂从东坡之东,直出春草亭而归。时已三更矣!”身处贬谪之地,还杀耕牛,喝私酒,醉醺醺于夜半三更爬墙头翻窗户钻回冷被窝。这哪还有点“国家干部”形象?又一夜,月淡星明,他竟划舟戏浪,醉歌江上。玩得兴起,还写下“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告别词,后又像流浪汉歪倒在城墙边呼呼做南柯佳梦。至于去安国寺洗露天澡,口袋装满小石子,去江边与顽童比赛投石击水,花钱请人讲离奇古怪鬼故事,夜不归家,随地乱睡等等,对他来说,司空见惯,寻常之事。

    荒唐、颓废、轻浮。可就这么整天浑浑噩噩,醉醉醺醺,迷迷糊糊,竟写出《赤壁怀古》、前后《赤壁赋》及《承天寺夜游》等被人认作是天地间不朽杰作来。真是迷糊戏天地,沉醉涂佳文。苏东坡在山东密州当一把手时,曾写:“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一览众山小,霸气凌云,格调极高。 

    反观“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亦如“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发思古之幽情,豪迈、雄壮,可怎么看,也难以脱去悲凉、无奈与泄气情绪。天下第三行书《黄州寒食帖》,惊世骇俗,就是因其字里行间渗透了悲怆苦涩,进而演绎出了一种品高格绝的两极景象。这种种现象,也让人产生不解:难道古来佳作,就是以如此灰暗、悲苦、伤感作基调?“樯橹灰飞烟灭,”一切都没有了,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环境影响心态,心态决定作品。苏东坡于颓废处,撼动青云,正是因为他逆袭了人生价值取向。什么“一蓑烟雨任平生”,什么“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什么坐禅以求“物我相忘,身心皆空”,其实,他将心血与精力放到烧菜与饮酒,放到养生与练瑜伽,放到放浪山水,就是一种反向的对现实社会的回避与抗拒,从而寻求精神上的解脱。仕途不顺,我装疯卖傻,我曲径通幽。故此,他在极其艰难情况下所发出的怨怼腔声,风韵天成,豪气不凡。胸中难掖不平事,“一洗万古凡马空”,歪打正着,逆境助人,让宋代幸运地诞生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文化巨匠。

    当然,放浪山水,不为生活累,也是他快乐写作的首要前提。不然,肚子饿扁了,哪还有闲情逸致去修心养性,去喝野酒,采野花,写情诗。把写作当消遣,把抒情当职责,随心所欲,想写就写,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多好的事啊!身上钱虽不多,可空闲时间不少,文友到处是,景点不收钱,这可不是一般人所能享有的待遇啊。

    如此,苏东坡焉能不登上文学巅峰?

    身后显赫:是因时势需要,还是众望所归?

    “盖棺论定。”苏东坡在世时,争议颇多。他去世后,玉旨有载:“王佐之才可大用,恨不同时。君子之道暗而彰,是以论世。”这天底下最好的赞词,使誉谤满天的苏东坡的名气地位达到顶峰。

    人生如戏剧,又非戏剧!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人已作古,其语必真。”文化是为时政服务的。当有关时政的感情冲动的争斗风暴渐已过去,凡有血有肉之人,多多少少会对过去的一切有新的评判。南宋高宗在阅读苏东坡遗著时,越读越敬佩其谋国之忠,越读越敬佩其至刚大勇。而任何一个社会,无疑需要正直而勇敢的批评。作为曾是皇帝秘书、在政治上又易唱反调的苏东坡,其言行犹如鲁迅笔下的匕首和投枪,有戗人之痛,但也有针贬时弊之利。当王安石、吕惠卿推举新法殃及百姓时,他起劲地带头反对;当司马光作相,为差免役问题又发生强烈争议。但他所坚持的,无一不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彰其声望,自然有种不可替代的时势象征意义。同时,北宋王朝要实现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文化大帝国梦想,也需要一面文化旗帜与艳世惊天的文化产品作支撑,且其人格魅力又能让全国人民接受、喜爱并崇拜,进而影响后世。所以,众星烘托苏东坡,虽说有时势利用之嫌,但也是历史的必然。因为其特殊地位和作用,无人可比!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纵观苏东坡一生,誉满天下,谤满天下,而毁誉却不足已轻重苏东坡。他达则金马玉堂为帝王的师傅,开封州府郡为封疆的大吏;穷则为大庾岭外的南荒逐客,桄榔林中食芋饮水的流人。他见识过贵族门弟里的骄奢淫逸,也体验过闾巷小民们的贫困和无助,很少有人的生活经验,像他那样复杂,以一身而贯彻天堂和地狱两个绝对世界,更由于其诗文书画艺术上的卓绝之美,构成了他一代天骄,千古风流。

    苏东坡曾说:“某平生无快意事,惟作文章。”说白了,就是胸中自有一股蓬勃之气,能够役使笔力,尽情发泄,由此得到快意。一千年来,人们领略他的热情,欣赏他的正直。在他的笔下,元气淋漓,不但波澜壮阔,而且瞬息万变,令人目不暇接,时而把人带到永恒的边缘,蓦地又回到平凡的人间。人称李白是“仙而人者”,天马行空,如在天上,不接地气;则称东坡为“人而仙者”,他虽具飘忽的仙气,但有血有肉,七情六欲俱全,有着和我们常人一样的痛苦与烦恼,似乎也和我们一起生活在大地上,同其悲欢好恶,像个亲密无间的朋友。

    苏东坡刚逝世,浙西、淮南、京东、河北等地的老百姓,奔走相告,嗟叹出涕。凡苏轼生前曾到过的地方,大家都觉得和他有那么一份渊源,一份情缘存在,都在同声痛惜:“皇天后土,知一生忠义之心;名山大川,还千古英灵之气。”老彭山重又长起草木,苏家祖坟边曾枯竭的老翁泉水,重又复溢。这自然现象,正象征着人们对他的爱戴。

    党祸发作,立党人碑,毁东坡文集等。然而,书物是越禁越流行,读书人更加秘密传诵、流传。不久,雷雨单单击碎党籍碑,后又有人称苏东坡是天上文曲星,尤其当金兵围京师,指名索要《东坡文集》时,苏东坡的社会影响堪比天高。到孝忠皇帝,更是把苏东坡当作异代知已。既赐谥号文忠公,又赐太师官阶。尽管这距苏东坡逝世七十年,但对他的崇拜,无疑是众望所归,天下一心。恰如“一生定成就,成佛度众生”。

    大江不泯英雄气,人间常颂文峰名。“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好梦千年终圆,人心自有公道。苏东坡为人类留下的精神财富,将遗爱千秋!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