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永平:从教语文到研究教语文

——“懒”老师的阳光语文

 
 
 

日志

 
 
关于我

高永平,罗田县教育局教研室。湖北省优秀教师,教育科研之星、学术带头人,黄冈市优秀教师,黄冈市高考命题研究专家。在省、国家级专业报刊上发表学术论文160余篇,,主编有《黄冈兵法》《龙门新教案》《高考阅读应考策略》《新教材解读》《魔法语文》《能力培养与测试》《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中国现代诗歌散文欣赏》等。

网易考拉推荐

故 事 蕲 春  

2014-04-12 14:04:45|  分类: 魅力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 事 蕲 春

故 事 蕲 春 - 高,实在是高 - 高永平:从教语文到研究教语文


    胡胜林

    小城蕲春,曾用名蕲阳、齐昌、蕲州,为鄂东最早设县的行政区域。如将历史远溯2100年前,“蕲春县”赫然屹立西汉版图之江夏郡。古县越千年,何以得名、有何寓意?蕲,《辞海》释:香草,一说药草。《辞源》载:蕲,草名,当归也。晋代刘伯庄《地名记》载,“蕲春以水隈多蕲菜因以为名”,北宋乐史《太平寰宇记》承其说。李时珍《本草纲目·菜部》记载,蕲,一名水芹,即芹菜。“蕲春”义为蕲菜之春,此说,让人犹闻春来蕲河绿如蓝时水芹菜那袭人芳香。上世纪90年代前,蕲春每年出口水芹菜数万斤到日本,日本人作为重大宴会包括国宴的“搭尖”。据明代邑人周祈《名义考》记,蕲为蘼芜,即芎藭之苗;民国邑人陈通生修蕲春志时申其说,谓蘼芜一般夏季开花,惟产于蕲春春季开花,故以县名蕲春。

    地名是历史,取名是文化。“蕲春”,这集合古人价值观中美丽时尚元素的两个字,其实源于先民的诗意追求——美丽和神奇不断刷新。或芹菜、冬葵,或当归、香草,终归是此地生命力强、普遍实用、最有特色之一种。遥想长江中游文化生态背景下的古蕲春,蕲河自北贯南,两岸土肥地沃、水草丰美,芹菜、香草之春也好,蘼芜、当归之春也罢,无不承载先民对春天那种蓬勃葱绿的向往,对和谐美好生活的追求。或许,这才是祖先独钟“蕲春”二字的初衷!而这,不也是人类共同的愿景么?

    每一个地方都有各自的特色,蕲春也如此。这座小城,眼下虽不像江南水乡之城那样灵秀,有的只是钢筋水泥雕琢而成的现代气息,与其悠久的文化历史难以一脉相承。然而现代步伐开拓的印迹和回忆,又让人对小城的未来充满了信心。站在摩天高楼上远瞩博怀,感受一方之土的幅员辽阔,感受一河之水的波澜不惊,静静倾听着小城的脉搏,还有那浸透尘世的夜色,一颗狂放不羁的心,却也被这份静谧所感染,千言万语也会留存于心,它教给我们更多的是去倾听生活,感受生活,融入生活。

    这小城,没有邓丽君《小城故事》里唱的“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那样的透彻,有的却是平淡随和。就像我,人生已无可辩驳地在此起航。蜗居在这小城,早晨一句“我上班去了!”傍晚一句“我回来了!”数年来,都是如此单调枯燥的生活。谁都明白,能够成功的人,往往是能够打破惯性的人。论我,可以选择游牧方式,每隔一周,换个城市,用一生睡遍全国,人生阅历肯定丰富,写出的文章也有深度,事业也会上一个台阶。但我做不到!因为,上有老,下有小,都需要照顾,面面俱到。我这一生,基本上就这样了,因为我们打破不了惯性,也停不下脚步……也许,我将一直留下;也许,我有一天会离开,然而脚下这片深情的土地,却使我永生无法忘怀。

    小城有几家书店,但卖的大多是教辅书籍,其空间和店主不屑的眼神也让人觉得不适长久逗留。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一狭小的弄堂寻觅到了两家狭小的书屋,我陶醉于一本本心爱的书籍当中,悠然地尽享书香。小书屋虽没图书馆高端大气上档次,但那沉潜于书中的感觉,却是一样的。闲谈于书屋周围的老人们,逐渐了解小城的一些历史和文化,因为正是这些“过去”的积淀,造就了“现在”。于人如此,于城市,亦是如此。

    自古以来,小城所在的地方,既是“兵家必争之地”,又是“文人毓秀之所”。当年,李先念、张体学等曾率部奋战于此,留下了可歌可泣的传奇佳话;刘邓大军指挥著名的高山铺战斗时所驻扎的“云林宫”,如今依然香火不断;詹大悲、董毓华等一批生于斯长于斯的革命先烈,依然遥望着这片红色的土地。追溯古今,诞生于此的宋朝文学巨擘吴淑,明代医药学家李时珍,清代著名文学家顾景星,近代训诂学家黄侃,文艺理论家胡风等。20世纪以来,秉文衡、掌科苑、主讲坛者遍及五洲,人数多达800余人,故有“教授县”美誉。巍峨雄伟的三角山、横岗山、太平山、将军山等,像一座座巨大的翡翠屏障矗立在小城东西北角,满山古松笼翠,岗峦云雾缭绕,风景独特。

    小城的历史悠久,西汉始置县城,三国时置郡,南北朝改郡,隋朝升为府。然而,历史和现实却难以相得益彰,传说亦如神话,充满唯美情调的“蕲春”,似乎未能实现祈春的愿望,不禁让人油然而生莫名的失落感。据传《西游记》成书于此,却难觅吴承恩的踪迹。虽是医圣故里,却少闻药香。“蕲春四宝”,几近绝迹。阅《本草纲目》者,少之甚少。曾经的罗州古城,不见厚重的古城墙在这里诉说远古的沧桑。小城曾经的辉煌,几乎不曾留下什么古迹。行走在路上,观察着不够现代却又没有古典的建筑,体验着人口稀少却又拥堵的交通,我默默无语。我总觉得,小城以其悠久的历史和丰厚的底蕴,它本该留下更多的东西,或者发展出更新的东西,让生活于其中的人们,可以诗意地徜徉,或者激情地展望。这才是真正的“祈春”啊。

    小城没有故事,但小城故事却没有结局……

SourcePh">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