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永平:从教语文到研究教语文

——“懒”老师的阳光语文

 
 
 

日志

 
 
关于我

高永平,罗田县教育局教研室。湖北省优秀教师,教育科研之星、学术带头人,黄冈市优秀教师,黄冈市高考命题研究专家。在省、国家级专业报刊上发表学术论文160余篇,,主编有《黄冈兵法》《龙门新教案》《高考阅读应考策略》《新教材解读》《魔法语文》《能力培养与测试》《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中国现代诗歌散文欣赏》等。

网易考拉推荐

给孩子一个撒野的地方  

2013-06-21 17:28:17|  分类: 教育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镇西:给孩子一个撒野的地方 - 日出东方 - 求学网

 

 

 
李镇西:给孩子一个撒野的地方


       近年来,参观过许多新建的学校和一些名校的新校区,校园一个比一个气派——豪华教学楼,现代雕塑,塑胶跑道,还有演讲厅、体育馆、LED显示屏,有的学校甚至还有天文馆、音乐喷泉。无论如何,政府现在舍得把钱花在学校建设上,是好事。可我总觉得这些豪华学校缺少点什么。缺少什么呢?缺少树木,缺少野草,缺少泥土……缺少一块让孩子尽情嬉戏的地方。

说实话,我倒更喜欢一些老校园。虽然面积不大,校舍陈旧,但那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浸透着历史与文化,更不说那古树以及古树上曾经吊着的大钟,更是无数孩子少年的记忆。当然,时代总得进步,随着教育的发展,学校的扩建或迁址重建,都是应该的。人不可能总是生活在过去的记忆里。

但是,我还是想说,无论学校怎么发展,无论校园怎么现代,请给孩子留一片这样的荒芜的地盘——有泥土,有青草,有小树,而且这片荒芜角落永远都不会被“开发”,就一直那么杂草遍地,或灌木丛生,当然,如果有一棵或几棵参天大树那就更好了。在这里,孩子们可以丢手绢,可以捉迷藏,可以击鼓传花,可以打闹,可以斗鸡,甚至可以扭作一团地上打滚……总之,可以撒野。

学校的文化,并不仅仅——甚至在我看来主要不是——体现在教学楼上挂的诸如“以人为本”“一切为了学生”“今天我为学校为荣,明天学校为我而荣”之类的标语上,也不是体现在教学区走廊两边的各种图片和名言警句,而更体现在一代又一代老师故事里,体现在一届又一届学生的记忆中。而这些故事和记忆往往和校园环境相连。

读苏霍姆林斯基的《帕甫雷什中学》,特别羡慕苏霍姆林斯基和学生种核桃树、苹果树,还有苗圃和菜畦。2008年秋天,我来到了我心目中的圣地帕甫雷什中学,当年教育家留下的果树依然生机勃勃,还有校园的森林和森林里的阳光,以及泥土上的小草和落叶,都让我感到,这才是真正的学校!

现在我一想到我四十多年前读过的小学,首先想到的就是进门那个古老的巨大的黄角树,以及我的启蒙老师杨老师在大树下和我们一群孩子排练童话剧的往事;在一个秋天,树叶发黄,但还没有凋零,杨老师带着我们在大树下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我们跑着躲着,最后又翻到在地,杨老师一个一个地把我拉起来,还给我们拍身上的泥土……我想,如果没有那棵大树,关于杨老师的记忆很可能就泯灭了。我又想,现在的学校建得富丽堂皇而没有了野趣,在满是水泥地面甚至水磨石地面的校园,孩子们到哪里去“老鹰捉小鸡”呢?

我所在的武侯实验中学校区,建于2003年,占地面积八十亩。我2006年去做校长的时候,后面有一块近20亩的空地。长满灌木,还有一些半大的乔木,形成一个小“森林”——其中还有不少梅树。地上的野草一个劲地疯长,空中的树丫千姿百态,也没有人去“修剪”,一切都是原生态。春天草木萌发,夏天绿树成荫,秋天金叶婆娑,冬天红梅绽放。

我当时很奇怪,怎么有这么大一片空地呢?后来才知道这是预留的土地,是以后要搞修建用的。我问修什么,答曰修体育馆,修食堂。然而,由于种种原因,体育馆和食堂都迟迟没动工。于是,那里就成了师生的乐园。每天中午吃了饭,老师们都在那里散步。不止一次,我看到阳光斜射进那片小树林,老师们慢悠悠地穿行其中,或坐在草地上享受阳光的亲卫,真是惬意。孩子们更是喜欢那片土地,追逐跳跃,打闹嬉戏,尽情挥洒少年的天性。我多次和孩子们在那里做游戏,简直就像置身于世外桃源。记得2008年12月的一个下午,我和我班的孩子们在那里做游戏,孩子们以各种方式“捉弄”我,我们都非常开心。离开那里的时候,我们挤成一团照合影,在快门按下的一刹那,孩子们一起喊:“李老师,我们爱你!”当时,一轮夕阳正挂在树梢,特别美,特别美。

终于,体育馆和食堂动工了。我感到这块乐园即将消失,于是我给教育局领导一再要求:“请给我留一块空地,给孩子们留一片树林!”经过我的努力,建成后的体育馆和食堂之间,果真留了一大片郁郁葱葱的绿地,果真有小树林——我憧憬着,几年或十几年后,这里肯定是一片参天的森林!许多前来参观的领导和老师,走到这里,都会惊叹:这么一大片充满野趣的土地,真是“奢侈”啊!

我认为,如果一定要说我在武侯实验中学有什么“政绩”的话,那就是——我为老师们留下了一片散步和晒太阳的地方,为现在和以后一届又一届甚至一代又一代孩子留下了一块撒野的空间!

当然,在相当多的教育者看来,学校是文明机构,是培养“文明人”的地方,怎么可能让学校充满“野趣”呢?孩子应该“举止文明”,怎么能让他们撒野呢?也许正是出于这样的理念,学校自然不能给孩子们留下“肆无忌惮”的地方。

相反,现在许多学校正在着力培养学生“文明休息”的好习惯呢?对孩子的要求是“轻手轻脚”“轻言细语”“轻拿轻放”……严禁孩子们课间狂打(“狂打”是四川方言,意为“疯狂打闹”)和喧闹。于是,在许多中小学,课间的孩子们果然变“乖”了,追逐打闹没有了,唧唧喳喳的喧闹也没有了。如此一来,校园是清净了,可是我要问,这是学校还是教堂,或是医院?我看应该是医院的住院部,而且还是重症监护室!

我始终搞不懂,为什么不许孩子们打闹?追逐,打闹,嬉戏,你蹭我一下,我推你一把,或者闹着闹着就升级了,变成冲撞,变成摔跤,本来是闹着玩的,但闹着闹着就弄假成真了,真的打起来了,以至在地上翻滚着,最后脸上擦破皮了,额头也青了,甚至还流了点血……这一切不正是我们小时候的校园休闲生活的常态吗?坦率地说,我从小就是一个温顺听话的孩子——按某些专家的教育理论,我这样的温顺听话的孩子长大后多半没有出息的,可就是我这么温顺听话的孩子,现在撸起我的衣袖依然能看见小时候打架留下的疤痕。因为我是男孩子!而打闹甚至打架,就是男孩子的天性。我还想“偏激”一点说,没打过架的男孩子,是成不了男子汉的!再“幽默”一点说,就算两个小屁孩互相打得鼻青脸肿,十年二十年后回想起来,那不过就是一件“童年趣事”而已,有什么不得了的?

有人会说:“现在的孩子太金贵了!万一打闹真出了点事怎么办?再说现在学校也反复强调学生的人身安全啊!”一般来说,打闹的孩子往往是小学生和初一的孩子(当然,也不排除个别高中生也爱打闹),十来岁的孩子如果是徒手,怎么“凶狠”地打,也不太可能出什么“人身安全事故”。这是我的基本判断,也是已经被客观现实证明了的。不过,如果有人硬要拿出一个特例,说某地某个一年级的小学生也在打闹中把同学打成了残废,我也没办法。我这里说的是“一般情况”。当然,假如孩子拿着棍棒甚至铁器打闹,那可危险。所以我对我班上的孩子是这样说的:“打闹可以,玩玩嘛!李老师小时候也喜欢打闹呢!但是,第一,绝不能够拿着器械狂打;第二,教室里不许打闹,因为这是学习的地方,你在那开心的狂打,却影响了教室里学习的同学。”第二条要求也是必要的,因为一个人不能只顾自己玩却妨碍了他人。我给孩子们说:“到操场去,随便你们怎么疯!”

至少已经二十年了,我们不断地听到“呼唤男子汉”的声音,人们也越来越认为现在的男孩子缺乏阳刚之气,我想这和我们不许孩子打闹的要求有关。本来应该活蹦乱跳,应该野性放肆的男孩子,都成了“文明休闲”的“好孩子”,你哪里还能指望他以后有男子汉气概

这篇文字估计又要引起争议,但我还是要呼呼:教育,请还孩子撒野的权利,并给孩子提供撒野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