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永平:从教语文到研究教语文

——“懒”老师的阳光语文

 
 
 

日志

 
 
关于我

高永平,罗田县教育局教研室。湖北省优秀教师,教育科研之星、学术带头人,黄冈市优秀教师,黄冈市高考命题研究专家。在省、国家级专业报刊上发表学术论文160余篇,,主编有《黄冈兵法》《龙门新教案》《高考阅读应考策略》《新教材解读》《魔法语文》《能力培养与测试》《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中国现代诗歌散文欣赏》等。

网易考拉推荐

【唐诗宋词里的黄冈】福地黄州  

2012-12-12 08:30:01|  分类: 魅力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福地黄州

刘彩燕

  

        黄州是福地。

        翻开厚重的唐诗宋词,你会发现:没有哪一座城市像黄州,它让失意之人在这里找到希望,它让迷途之人在这里寻到方向,它让一颗倍尝人间辛酸的心在这里感受温情,它和贬谪之人的诗句一同在史册上闪着熠熠的光芒!

     一

        黄州,本来有“齐安在江淮间最为穷僻”之说。杜牧刚来时,以他“旧第开中门,长安城中央”的家世,来到黄州简直就是一种羞辱。可没多久,他却写出:“菱透浮萍绿锦池,夏莺千啭弄蔷薇。尽日无人看微雨,鸳鸯相对浴红衣。(《齐安郡后池绝句》)”

        绿锦、黄花、红衣,这么多鲜亮色彩点缀着杜牧在黄州孤独的岁月。这比他前些年“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的荒唐相比,应该感到庆幸。在这座不起眼的偏远小城,让他看到了生命美丽在时时绽放。

        杜牧在黄州,履轻步慢,停下来等到了自己的灵魂,黄州城以她独有的魅力恩养着杜牧。“云容水态还堪赏,啸志歌怀亦自如”(《齐安郡晚秋》),黄州山水,让人赏心悦目,闲来吟啸抒怀,这样的日子真是胜在天堂了;“竹浊蟠小径,屈折斗蛇来”(《黄州竹径》),这不起眼的竹林小径,曲径通幽,直通向人心最柔软的角落;“两竿落日溪桥上,半缕轻烟柳影中”(《齐安郡中偶题》),余晖脉脉,岸柳含烟,似乎略带惆怅,却又实在不失为一幅绝好图画……

        走到兰溪,他吟出的却是“楚国大夫憔悴日,应寻此路去潇湘。”触景生情,他还是没忘出将入相的使命和责任。黄州需要杜牧,不仅需要他作为一个文学家的情怀,更需要他作为一个政治家的气度。他要开始实施他作为一个地方长官的权力,他在黄州审案释囚、惩贪减税、制裁污吏、求雨救灾等,哪一样都是为黄州黎民大计。如果要算的话,他应该算是黄州的第一个形象代言人。正是因为他的创新改革,愚昧的黄州开始有了文明之风的吹拂;正是因为他的励精图治,落后的黄州也有了曙色欲来的盼望。对这位代言人,纯朴的黄州人民这样感谢:“怀服之”,这种来自普通民众的认可,胜过一切加冕!

        黄州成就了杜牧,从纨绔子弟到济世安民的蜕变,从混迹情场到留连美景的彻悟,如此,对杜牧来说,黄州倒真是一块福地了。

    二

         公元999年,北宋文坛领袖王禹偁来到了黄州。因有杜牧足迹在先,王禹偁没太多陌生感和疏离感,他在黄州写下著名的《三黜赋》说“屈于身不屈于道,虽百谪而何伤”,大有屈原“苛余心之端直,虽僻远其何伤?”一样的九死不悔。

         他和屈原有太多相似之处,一样的耿直,一样的不容于时,一样的被无故贬谪流放他乡,但屈原虽怀瑾握玉,却自沉于江,让后人叹之又叹。而王禹偁人在黄州,即写诗质问当权者道:“未甘便葬江鱼腹,敢向台阶请罪名”(《出守黄州上史馆相公》),铁骨铮铮,不肯丝毫屈就!

        王禹偁的硬骨头不适合京城,却为黄州打上了一针强心剂,黄州无意间成了他施展才华的大舞台。他在这里,倡导古文运动,反对绮丽文风;修复城墙,整顿军纪;重修文庙,振兴教育;文武并治,颇得人心。多年以后,世人称他为“王黄州”,似乎王禹偁就是生在黄州的一位近邻,提到黄州就想起他,提到他就要想起黄州,黄州和王禹偁以这样一种相同的称谓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不能不说,黄州恰如一位宽厚的母亲,偏怜时运不济的游子。而此时,已离诗人的生命结束只有三年时间,我们应该感谢黄州,在一个伟人的生命倒计时里,让他拥有了一段从容而闲适的岁月。

        黄州的竹楼,就是王禹偁的“心灵宅宇”,他说在这里“宜鼓琴,琴调虚畅;宜咏诗,诗韵清绝;宜围棋,子声丁丁然;宜投壶,矢声铮铮然”(《黄州新建小竹楼记》),这样的生活于平淡中散发着诗意,在宁静中渗透着风雅,实在可以抚慰一颗受伤的心。我们还可以依稀看见,他“酒力醒,茶烟歇,送夕阳,迎素月”,虽然也还会有一丝不甘,但他还是情不自禁地感慨:“亦谪居之胜概也”,那些沉重的世虑,那些扰人的排挤,也许能得到化解吧。

        值得一提的是,不久之后,他又被贬蕲州,最后魂归蕲州,如今的黄州蕲州同属黄冈,是不是可以说,黄州以一种特别的方式挽留了一位对它爱得深沉的人?黄州,仍是一块福地。

 三

        关于苏轼与黄州,千百年来,无数人写出了太多有价值的文章。在此,我感动,感动黄州又一次以它的温暖成为一位大家的福地。

        在苏轼的心中,黄州是温暖的,这种温暖最重要的是来自人的纯朴与真诚。一到黄州,他便遇到了徐君猷,这位黄州地方长官,冒着削职的危险,帮苏轼安置家眷,为他送酒,给予他一切精神上物质上的照顾。苏轼也说:“始谪黄州,举目无亲,君猷一见,相待如骨肉”;是马正卿帮他找寻到位于东坡之上的地,才成就了后来的“东坡居士”,而且马生跟随苏轼几十年,一直相信他,崇敬他;有时候,心灵的契合本不需要言语,“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张怀民仿佛在用一生等待一代文豪的约会,他等到了,哪怕只一个月夜,就足以让世人羡慕几千年了。

        朱太守、陈季常、郭药师、庞大夫、农夫古某,这都是在黄州给予他温暖的人。连那个因推骂了苏轼而留名的醉汉,也散发着一种难得的人性光芒,可这也正是黄州人表达感情的一种方式。时至今日,在我眼里的黄州人仍是如此:直接、坦率,表达感情热烈火辣,不拖泥带水,不扭扭怩怩,甚至还带点野蛮,在一起喝几杯酒,交一次心,他们的嗔骂声就表示一种认可,他们在推推攘攘就显出亲密无间,他们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来增强一个异乡人的归属感。

        苏轼和黄州的老百姓就这样很快熟识了,老百姓不知道眼前的这位汉子当年是如何名动京城。在他们眼里,苏轼只是乡邻,他筑水坝,建鱼池,移树苗,可是往往力耕不受,“四邻相率助举杵,人人知我囊无钱”,一声吆喝,四方乡亲倾力帮忙,就像做自己家的事一样;有经验的农人还告诉他:要想小麦丰收,必须让初生的麦苗由牛羊吃去。按照此法,他的小麦果然丰收。

        “邻里有异趣”,“数面自成亲。”在黄州的苏轼,没有了当年密州出猎时“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的排场与张扬,他自己就是一名真正的老百姓,“去年东坡拾瓦砾,自种黄桑三百尺。今年刈草盖雪堂,日灸风吹面如墨”,对于一个文学家来说,扎根于生活的土壤,为人民而写,这是多么难得的人生体验。黄州真是一块福地,赐予了他一种生命的全新感悟。

        临行前,苏轼更是高声嘱咐:“仍传语,江南父老,时与晒渔蓑”,这就是在告诉世人:黄州,我还会再回来的。翻看《东坡全集》,看到苏轼这样来描述他心中的黄州,“黄州山水清远,土风厚善,其民寡求而不争,其士静而文,朴而不陋。虽闾巷小民,知尊爱贤”,原来,说黄州是福地,苏轼早就委婉地说过了啊!四

        对这些贬谪之人来说,黄州只是他们生命中的一个驿站,他们带着忧与苦,失落与悲愤而来,临别时,又带着温暖与感动而去。但生命中有了这个驿站的记忆,他们就完成了灵魂的救赎,从此以后,他们不再害怕风雨,因为他们的心中已装满阳光;他们不再畏惧冷眼,因为他们早已看淡名利;他们不视艰辛为畏途,因为他们已经汲取了足以消化它的能量。

        千百年后,赤壁还在,它足以当得起“不敢题诗在上头”的黄鹤楼;临皋亭还在,在黄冈中学的校园里见证着教育强市创造的一个又一个奇迹;雪堂还在,书香四溢,养浩凝清气,开一代书院之先;涵晖楼还在,远山数点,佳处风光仍依旧;定惠院的海棠开得更加繁茂,东坡上的麦苗青了又黄,黄了又青,惊看世界殊。

         黄州真是一个福地,对于这块福地,我们除了深深地祝福,还有殷殷地瞩望。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