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永平:从教语文到研究教语文

——“懒”老师的阳光语文

 
 
 

日志

 
 
关于我

高永平,罗田县教育局教研室。湖北省优秀教师,教育科研之星、学术带头人,黄冈市优秀教师,黄冈市高考命题研究专家。在省、国家级专业报刊上发表学术论文160余篇,,主编有《黄冈兵法》《龙门新教案》《高考阅读应考策略》《新教材解读》《魔法语文》《能力培养与测试》《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中国现代诗歌散文欣赏》等。

网易考拉推荐

苏轼诗文中的水月意象解读  

2012-11-25 21:59: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轼诗文中的水月意象解读

       苏轼一生和水月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一生的足迹,给人一种江海飘零,潇潇水月的感觉。在他笔下,水月的形象随处可见,他的文字似乎也浸满了水气和月影,给人一种如梦如幻之感,就像他飘零不定亦幻亦真既朦胧又清晰的人生。本文试就中学语文课本中出现的几个名篇,如《念奴娇·赤壁怀古》、《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前赤壁赋》、《后赤壁赋》、《承天寺夜游》,分析他笔下以各种形式出现的水月形象。

       水与月是中国古典文学中甚为常见的艺术形象。古人爱夜游更胜日宴:白日红尘,世事劳形,人常忧愁困苦,而夜如一剂明矾,澄清了纷扰凡事,使人超然忘俗。若于江海水畔玩月,则心魂澄澈,肝胆冰雪。水月之恒常,使人了悟时间之久远与个人之渺小。水月之旷远,使人逸怀俱兴,超脱尘俗,了悟生死。水月之清柔,使人置身禅境而消胸中之块垒。所以水与月之所以成为中国古代文人喜爱的艺术形象,不仅在于美丽的形质,更在于其给人以灵动的悟思,温柔的安慰,使人脱世俗之气,得以见赤子之心。水月之境即是心魂得以自由之境。

       从《诗经》中的《蒹葭》、《月出》到《楚辞》中的《涉江》、《离骚》、《天问》等作品,水月的形象已经得到了初步的表现《诗经》中,水月的意象只是作为的比兴之物,用来营造诗歌的抒情气氛;《楚辞》中的水月形象虽尚属片断,但其间的思维方向和方式已经趋向思索宇宙和生命的本源。水月形象在汉魏六朝的诗赋乐府中得到了进一步的丰富和发展,其表现力进一步加强,一些文人诗集中出现游山玩水、望月怀月的篇章以及某些专赋水月的片断。到了唐代,尤其是李白、杜甫等伟大诗人的笔下,水月形象已经得到中国古典文学中近乎完美的表现。李白以古乐府题展开流水和明月的意象思维,把《诗经》中《蒹葭》、《月出》等诗中婉妙的水月形象和《楚辞》中关于水月形象的奇妙幻想和追问结合起来,使自己的抒情方式变得异乎寻常地奇丽瑰异和神采飞扬。而在这种抒情中,他对宇宙人生的思考都达到了一个后人难以企及的高度。他笔下的描写水月的篇章《望庐山瀑布》、《送孟浩然之广陵》、《赠汪伦》、《早发白帝城》、《将进酒》、《行路难》、《古朗月行》、《关山月》、《峨眉山月歌》、《月下独酌》等都是千古传唱的描写水月的名篇。李白笔下的水月形象境界壮阔、用语不事雕琢,明白清通,深婉和雄浑融为一体,透露出一股天真浪漫从容自由的洒脱之气。客观地说,在这一点上,苏轼笔下的水月形象是不能和李白相比的。即使不说李白,张若虚在他的《春江花月夜》中也已经把水月的形象描写到了一个令后人难以企及的高峰。张若虚笔下的水月如水乳交融,如歌如梦如幻如诗如画,如一种天籁之声,一种天外的神来之笔,不仅奇丽瑰异而且深婉细腻,以一种绝美的咏叹感叹宇宙人生的神秘美丽和凄凉迷惘。他所达到的那种描写水月的艺术高度,也是苏轼所不能达到的。

       但是,苏轼笔下的水月形象仍然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苏轼在其笔下对水月形象进行了极其个性化的描写和表现,并在其中浸透了自己独特的生命感受和人生哲学。而这种感受和人生哲学是不同于李白等前人的。

        苏轼笔下的水月形象浸透了他独特、丰富、复杂、幽深的人生感悟和喟叹。在他的笔下,水月不再单纯和晴朗澄明,他对水月的感受,也不再像前人那么轻快喜悦。他是以一种复杂而沉重的心情去体验和感悟水月的,即使他故做轻快和明达之语。用一个形象的比喻来说,前人是以童年、少年和青年的眼睛和心灵去看水月的,即使他们也不失忧伤、哀痛、迷惘,但那都是青春的感受,是“少年不识愁滋味,更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忧伤、哀痛和迷惘,骨子里仍不乏一股快乐、天真、质朴的青春气息。而苏轼则刚好相反。他是以一种饱经世事阅尽人生的老者的眼睛和心灵去看水月的,所以他眼里和心中的水月时时透露出一股寂寥空漠荒寒之感,即使他也不乏面对水月的欢欣、轻快和自由洒脱,但其中却隐隐蕴涵着一种老者的难言的苦恨和哀伤。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苏轼笔下的水月形象才和前人笔下的水月形象区别开来,具有他独特的个性、价值和魅力。

试以他的《念奴娇·赤壁怀古》为例来看他浸透在水月形象中的独特的人生感受和生命哲学。

                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间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这首词是苏轼在贬谪黄州时写的。宋俞文豹《吹剑续录》中说“学士词须关西大汉,执铁板,唱大江东去”,说的就是这首词,这句话和这首词常被人引来说明苏轼词的豪放风格。但人们大多忽视了这首词中苏轼表面豪放的背后那种深刻的对于历史和人生的无奈、空漠、荒凉甚至荒诞之感。“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这是在歌颂时间、空间、宇宙的伟大还是歌颂历史人物的伟大呢?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当然是宇宙的伟大远远胜过历史人物的伟大,历史人物的伟大虽然也能风光一时,但在淘洗一切的时间面前和融摄一切的空间面前,再伟大再风光的人物都是过眼云烟,不值一提。更要命的还不仅只是长远和广大的时空、宇宙面前人生的虚无,即使在短暂的个人生命历程里,也是充满那么多的苦难和悲哀、无奈和失意,像周公瑾那样成就一番功业的人生和历史的幸运儿实在是少之又少,但即使他那样的历史的幸运儿又能怎么样呢?“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在如梦的宇宙和人生面前,同样灰飞烟灭的难道不包括周公瑾那样的英雄豪杰吗?于是,在历史、宇宙面前,人生的价值就成了一个巨大而沉重的问号。人生存在的根本意义何在?难道仅只是一种彻底的虚无和荒诞吗?苏轼没有回答,也许是他不能回答。但他又必须回答,任何关注生命终极意义的诗人都得回答。所以,他还是回答了,但那是一种没有回答的回答:“人间如梦,一尊还酹江月。”在如梦的人生中,只有迷惘,只有无奈,只有在迷惘和无奈中弃绝人生的那些龌龊和悲哀,向永恒洁净的水流和明月表示敬畏和寻求慰藉。这就像他在《前赤壁赋》中所说的:“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所共适。”

        再看《记承天寺夜游》: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这也是苏轼贬谪黄州后写的。被迫离开了正常生活权利的苏轼偏爱夜晚,因为白天的俗世生活是不属于他的,而他也就“顺其自然”地热爱属于他的夜晚,尤其是有水月的夜晚了。是夜,他被月色引诱,遂欣然起行,追逐着月色,信步走进了承天寺。所幸世间仍有和他一样被抛掷于主流生活之外的“闲人”张怀民。“闲人”未尝不是一种幸运。因为被迫成为“闲人”,所以也就有机会领略水月的明净和清幽了。步月谈心,悠然自得,得到的是在常态的生活中难以体验的心灵的自由和恬淡。闲者即是江山主人,在水月空明的承天寺,苏轼成了自己心灵江山的主人。

         在苏轼笔下,与他苦难人生形成鲜明对照的冰清玉洁永世常在的水月形象成了他灵魂的舞蹈和逃遁之地。水月的冰清玉洁流动变幻的形质和他高洁孤傲活泼灵动的个性品质是有某种内在联系的。这一点上,他和李白等热爱水月的前人并没有太多的不同之处。但关键在于,苏轼以水月为灵魂的皈依和逃遁之处实在是隐含了他太多的对于人生的无奈、悲哀和空漠的感受。有过诸多惨痛人生经历的苏轼在他后半生的贬谪流徙生涯中,实际上已经被弃绝在主流的正常社会生活之外,他的生命存在,有一种不见天日,不合法的感觉,所以他只有时时逃遁到深夜的流水和月色中,在玩弄水月的时候他才流露出童挚的欣喜和清通的达观之情,但也在同时,那种隐隐的锥心之痛和空漠之感却怎么也挥之不去。“雨洗东坡月色清,市人行尽野人行。莫闲荦确坡头路,自爱铿然曳杖声。”(《东坡》)雨后的月夜,市人行尽的时候,正是东坡这位老人独自出行的时候,他只能倔强地热爱自己孤寂的竹杖敲地的声音了。“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歌管楼台声细细,秋千院落夜沉沉。”(《春夜》)一刻千金的春宵之夜,世人都在歌管楼台里寻欢作乐,他却只能也只是喜欢独自站在孤寂地晃荡着秋千的院落里面对沉沉的黑夜思索或者伤怀:同样的花月之夜,他和别人的感受竟然如此大相径庭!“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觳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临江仙·夜归临皋》)他喜欢夜里出行,因为只有黑夜是真正属于他的,黑夜里有寂静的天地,有天籁的江声、静风和星光月影,所以最好是驾一叶小舟,消逝自己的残生于广阔无尽的江海之中。“参横斗转欲三更,苦雨终风也解晴。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空余鲁叟乘桴意,粗适轩辕奏乐声。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六月二十日夜渡海》)元符三年(1100)六月,他终于遇赦,又是在夜里渡过琼州海峡。他被剥夺正常生活,白天只能以“不合法”面目面世的颠沛流离的生命终于获得了一个“合法化”的“说法”,他终于可以正常地面对白天了。但是,生命的荒诞之处不仅在于他无法支配自己的生命,也在于当别人终于解除对他的生命毫无理由的支配之时他的生命已经接近终点,他的青春和壮志已经整个地被人毁掉了,更为荒诞的是连他自己也许还有那些施暴于他的人们都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唯一能够庆幸的就是他的精神没有被命运击垮,他仍然在苦难中成就了自己平生没有被污染的水月一样的“奇绝”的精神和灵魂。

        所以,苏轼笔下的水月是他的精神和灵魂的寄托和皈依之地,绝不同于那种一般的寄情于山水的闲情逸致。面对人生的苦难和无常,面对宇宙的虚无和空旷,他把阅尽人世沧桑饱受伤害的心灵寄托在活泼灵动的水月形象中,在其中寻找慰藉和归宿。他用一颗流水明月一样活泼灵动、冰清玉洁的心灵来面对人生的悲凉、无奈、痛苦和空漠的感觉和遭遇,以最终成就一个如流水明月一样活泼灵动冰清玉洁的永恒的灵魂。也正是因此,而使得他笔下的水月形象尽管在艺术水准上达不到张若虚、李白等诗人的水平,但也仍然具有他独特的价值,给后人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