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永平:从教语文到研究教语文

——“懒”老师的阳光语文

 
 
 

日志

 
 
关于我

高永平,罗田县教育局教研室。湖北省优秀教师,教育科研之星、学术带头人,黄冈市优秀教师,黄冈市高考命题研究专家。在省、国家级专业报刊上发表学术论文160余篇,,主编有《黄冈兵法》《龙门新教案》《高考阅读应考策略》《新教材解读》《魔法语文》《能力培养与测试》《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中国现代诗歌散文欣赏》等。

网易考拉推荐

徐复观,从团陂走出去的声名显赫的名人  

2010-10-26 21:16:15|  分类: 魅力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复观,从团陂走出去的声名显赫的湖北名人
整理:高永平      

        徐复观【1903-1982】原名秉常,字佛观,后由熊十力更名为复观。湖北浠水人。徐复观在抗战时期曾师事熊十力,接受熊十力“欲救中国,必须先救学术”的思想,从此下决心去政从学。其为学不喜形而上学的哲学,以为探讨中国文化不能离开具体平实的现实世界,着重于历史时空中展现的具体世界。徐复观在先秦两汉思想史研究方面颇有建树。主张要在中国文化中找出可以和民主衔接的内容,力图揭示历史上个人主义与专制政体、道德与政治的对立和冲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突。强调对中国封建专制主义与传统思想文化应加以区分,认为儒家思想在长期专制压迫下必然会歪曲和变形,说明专制政体压歪和阻隔了儒家思想的正常发展,却不能说儒学就是专制的“护符”。认为中国传统思想始于殷周之际,以人性论为其主干,而孔、孟、老、庄及宋明理学家的人性论就是中国人性思想的主流。提出一种不同于宗教恐怖绝望意识的“忧患意识”概念,认为正是在这种忧患意识的激发下产生了中国的道德使命感和文化精神,它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

  徐复观对中国传统作了深入分析,他有一个基本认识,即中国历朝历代一直贯穿着体现人文精神的圣人之道,或曰理,与表现为无限制的君主专制的势的矛盾和冲突,这是“中国历史的死结”。虽然士大夫始终坚持道尊于势,但是中国数千年政治社会的严酷事实却是势远远强于道,知识分子在这种道与势的紧张冲突中,形成了精神上的重负和奴才性格,变成君主专制的工具。他的剖析的最终目的是要论证只有引进民主与科学,才能解开中国历史的死结。此外,他还特别重视从传统深处发掘其内在的精神生命力,把中国固有的人文精神转化为民主和科学。

  主要著作有:《中国人性论史》、《两汉思想史》、《中国思想史论集》、《公孙龙子讲疏》、《儒家政治思想与民主自由人权》、《周官成立之时代及其思想性格》、《中国经学史基础》、《中国艺术精神》、《石涛研究》、《中国文学论集》等。

 

徐复观是一个传奇人物,在上个世纪中期,他是非常活跃的政治家和思想家。但是由于后来居住海外,所以他的音信逐渐与我们失散。近日来,有几家出版社将他的书重新印出,使我们得见他的睿智思想,这是归来的传奇,它不仅仅携带着高质量的智慧文字,也携带着一些名士风度与奇闻逸事。
  国学大师与西化学者的官司
  关于徐复观,他的广为传诵的事迹,就是他与李敖的奇怪官司。李敖文笔犀利,主张西化,因此惹来一些主张国学的思想者的不喜,他们经常发表文章,骂李敖为西崽。李敖更是年轻气盛,从来不轻饶这些人。他的这种六亲不认的派头,使徐复观极为不快。他于是也写文章骂李敖:“以胡适为衣食父母的少数两三人……豢养一两条小疯狗,专授以‘只咬无权无势的人’的心法,凡是无权无势的读书人,无不受到这条小疯狗的栽诬辱骂。”
  在白纸上称呼李为“小疯狗”,一下子被李抓住了小辫子。于是一纸诉状将徐复观告上了法庭。在法庭上,徐复观倚老卖老,装傻装颠,最后官司不了了之。
  这件事,也许对一些热衷于小道消息的人来说,是一个有趣的饭后谈资。的确,这件事也反映了中国文人之间的没完没了的笔墨官司,以及为文不文的恶德。但是,我们只有掠过这些事件,才能看够看清楚这些人的文字工夫以及思想水平。
  徐复观,生于湖北浠水县,这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他的老师熊十力就出生在这里,而熊是新儒家的开山者。此后的大思想家殷海光、学者闻一多等,都在这里出生。在新儒家中,徐也许是最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他曾经是蒋介石的高级幕僚,但后来与他分道,从搞武回归到搞文,他办杂志,搞学术,当教师,并且致力于宣扬新儒家的学说,他与牟宗三、唐君毅成为当时新儒家的重要代表人物。
  由于徐的经历与众学者不同,他的学术风格也与别人有区别。有人认为,“不同于思辨型、书斋型的学者,徐复观以思想史论、时政杂文在历史与现实、东方与西方、学术与政治之间思考和探索,力图把儒家政治理想与民主政治追求结合起来。”
       在对于传统文化的批判与吸收上,徐另辟蹊径。他认为我们对于传统儒家学说有一种深刻的的误解。这种误解后来发展成为“厌恶”。这是由于“五四”之后,时贤动辄斥责它为专制政治的维护拥戴者。“若此一颠倒之见不加平反,则一接触到中国思想史料时,便立刻产生厌恶之情,而于不知不觉中,作主观性的恶意解释。”
       儒学并非我们的敌人
  这个识见是敏锐的,一想到现实中的不足时,我们就让传统文化来背这个黑锅。当然,传统文化的责任是开脱不了的,但是我们应该指责哪个部分,继承哪个部分,却是很重要的事情。徐复观倾向于,中国人多年来骂传统文化,其实一直骂错了对象。我们的敌人不是儒家思想,而是法家思想。他在书中指出中国的专制统治“是以法家思想为根源,以绝对化的身份,绝对化的权力为中核;以广大的领土,以广大的领土上的人民,及人民散漫的生活形式为营养;以军事与刑法为工具所构造起来的。”
  是专制政治压歪并阻遏了儒家正常思想的发展,儒家学说并不曾得到大力的倡行。徐复观企图以儒家的民本思想来开掘出现代社会所需要的民主思想来。他的良苦用心的确让人感到他是一个有着强烈家国之思的知识分子。
  上面所提到的徐李的官司,其实其后续是最耐人寻味的。 1966年,徐写信约李敖喝咖啡。后来有人撰文记载了这段历史———
  面对这位状告自己的文化思想界的后起之秀,徐复观的思想是复杂的,其中有一点不可否认,即他对李敖的才学和聪慧是发自内心的喜爱的。也正因如此,两人扯了两个半小时还兴犹未尽。
  徐复观对李敖说:“我提倡中国文化,是因为中国文化是一个不可放弃的好武器,我们不能把任何可抓的武器留给敌人。若能从中国文化的研讨中推出中国文化中本有自由民主的因子,岂不更好?”李敖笑着摇摇头,表示不敢苟同。
  徐复观又说:“从内心讲,我极不希望你被抓起来。”
  李敖说:“抓起来就抓起来!我认倒霉!可是我一旦被抓起来,从当局、国民党,直到你们这些跟我打群架的文人,都要背上恶名,背上害贤之名,背上迫害青年之名,看你们失不失立场!看你们觉得划得来划不来!如果你们不在乎有伤‘令誉’,我绝不在乎坐牢!大家如果玩得不漂亮,硬要给世界人士看笑话,大家就走着瞧吧!”

 

  评论这张
 
阅读(68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