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永平:从教语文到研究教语文

——“懒”老师的阳光语文

 
 
 

日志

 
 
关于我

高永平,罗田县教育局教研室。湖北省优秀教师,教育科研之星、学术带头人,黄冈市优秀教师,黄冈市高考命题研究专家。在省、国家级专业报刊上发表学术论文160余篇,,主编有《黄冈兵法》《龙门新教案》《高考阅读应考策略》《新教材解读》《魔法语文》《能力培养与测试》《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中国现代诗歌散文欣赏》等。

网易考拉推荐

苏东坡千古缘结黄州城  

2010-09-22 20:02:59|  分类: 魅力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东坡千古缘结黄州城

编辑整理:高永平

苏轼,号东坡,四川眉山人。然而,他与黄州却结下了千古之地缘、佛缘和人缘。
    如果说,故乡眉山生育了他,那么,磨砺与成就他的却是黄州。就连他的自号“东坡”,也与黄州东郊黄土坡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致使“东坡”闻名中外,流芳千古。黄州赤壁也因冠以“东坡”二字,从而使“东坡赤壁”名扬天下。黄州成就了东坡,东坡也彰显了黄州。苏轼与黄州的缘分可谓深矣。
    苏轼的确不幸。他二十二岁中进士,本应平步青云,担当江山社稷巨梁,施展更多的聪明才智。但遗憾的是,朝廷及一帮朝臣,排挤这位旷世奇才,而且一贬再贬,使他居无定所,颠沛流离,以至都六十多岁的人了还被远放南疆边陲,当时属蛮荒之地的海南岛。然而,苏轼又是有幸的,他来到黄州,吸纳着黄州的山川灵气,感悟着黄州人的宽容与豁达,使他的才华在这块土地上得到了充分的展示与发挥。他在黄州的文学创作,不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达到了其人生艺术高峰。其二赋一词,(即《前赤壁赋》、《后赤壁赋》和《念奴娇·赤壁怀古》)。则是他的巅峰之作,也是其一生的代表作。从而使他成为唐宋八大家中的神来之笔。
    苏轼与黄州的佛缘也是极深的。北宋元丰三年二月,苏轼因“乌台诗案”贬来黄州,官府安排他第一个落脚地,就是城南的定惠院。当时的黄州,佛教氛围极浓。在这块不大的地方,寺庙道观颇多,如安国寺、承天寺、乾明寺、禅智寺、定惠院、天庆观、莲花庵等,还有近郊的太平寺、赵州寺、半偈庵、祖师殿等。而安国寺、天庆观、定惠院均在城南,三者呈犄角之势。居住寺院,虽然不是个很理想的处所,但对初来乍到,惊魂未定,政治上遭受极大打击的苏轼来说,无疑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他也打算从此“焚香默坐,深自省察”,以“一念静净、染污自落”,达到“物我相忘,身心皆空”的境界。
    正是在这佛教静寂下,苏轼渐渐感到黄州的天地之新,风土人情之好。一时间,真有如鱼得水,往来戏乎的感觉。他把一时难以理清的儒、释、道三者融为一体,且揉和得甚为巧妙。他认为以释为主,三者有之,释者以养心,道者以养生,儒者以养志。三者各有其宗,互为补充,互不排斥,和而得之。苏轼除了求得佛家的物我相忘,四大皆空外,也常与道士杨士昌乘一叶小舟,携酒游于赤壁之下,看山间明月,听江上清风。抒“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咏“江山如画”,风樯动,人间如此好景。风景因人而美,心情好了,风景自然好。他的“二赋一词”就是在这种大背景下完成的。可以说,佛缘拯救了苏轼,也成就了这位旷世文豪。以致在黄州迎来了他创作的黄金时代,其间共创作诗词文赋联达753篇(首)之多。
    苏轼初来黄州,“平生亲友,无一字见寄”,有的闻之也远远回避。使他倍感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然而,黄州人却以极大的热忱和理解,接纳了这位伟大的诗人、词人和文学家。官吏以诚相待,百姓敬仰如宾,他们从未把苏轼当作“罪臣”看待,而是以友善和睦待之。除太守徐君猷,通判马正卿,安国寺首僧继连外,还有当时在黄州一带小有名气的文人隐士,将门之后,奇人豪士、布衣诗人和市井小民,如陈季常、潘大临、古耕道、庞安时、郭遘,以及村夫王大爹等,均成为他友情深厚,交往频繁的朋友。
    苏轼一家二十多口,凭他微薄工薪,怎么也养不活一家人。通判马正卿在黄州东门外,为其谋得一处早已荒废的军营地。黄州一些穷朋友见此都来帮忙,不是提酒携肉,就是砍笋摘茶,或陪酒放歌,畅怀吟咏,或放浪山水、思古抚今,或鱼樵杂处、春种秋收。总之,苏轼把自己完全融入到黄州的平民百姓之中,其乐其歌,好不淋漓。只有此时,苏轼才真正得到了忘我和快乐。苏轼与黄州人友谊之深,人缘之好,可见一斑。
    四年有余的谪居生活,弹指一挥间。元丰七年四月,苏轼将要踏上新的征途。但他忘不了“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忘不了“与君饮酒细论文,酒酣访古江之溃”,忘不了“扁舟草履,放浪山水”的生命历程。当得知皇命要他离黄时,东坡回望赤壁、雪堂、安国寺,闻黄州鼓角,潸然泪下:“他年一叶溯江来,还吹此曲相迎饯”。日后再来时,你们黄州人可要照样吹着洞箫,以鱼酒相迎啊。然而这一走,东坡再也没回到黄州。但他留下的足迹,让黄州人永远记起,他留下的诗文、词赋、书画不仅是黄州人的,而是全天下人永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贵遗产。我想,为什么黄州人总是感念东坡,或许东坡的英灵,常常在黄州的山水天地间光顾,他多么盼望同黄州人一起再次高吟:大江东去……(作者:邓思华)

 

 

  评论这张
 
阅读(25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